搜索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《我不是药神》请听我说说慢粒和格列宁之间的故事

2018-7-24 15:48| 发布者: 我不是药神| 查看: 2| 评论: 0 |原作者: 中国药神

简介:最初看到《我不是药神》刷爆朋友圈的那几天,冷眼作壁上观。因了朋友圈的热度不减,也因周末闲暇,观之,以娱乐心态。然而并不能娱乐,只有心痛、心塞。医疗,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。慢粒、白血病、天价药,更是 ...
  最初看到《我不是药神》刷爆朋友圈的那几天,冷眼作壁上观。因了朋友圈的热度不减,也因周末闲暇,观之,以娱乐心态。然而并不能娱乐,只有心痛、心塞。医疗,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。慢粒、白血病、天价药,更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、亦是不能回避之痛。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一般发病隐匿,可有低热、乏力、盗汗及体重减轻;常伴脾脏肿大。随着病情进展由慢性期进入加速急变期,与急性白血病一样会有出血感染等临床表现,甚至致命。在格列宁等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出现之前,慢粒病人生存期一般3-5年,可以说,诊断“慢粒”就是判了“死缓”。
  


  2003年针对慢粒的分子靶向药物格列宁在中国上市,但是每盒2.4万元(每月一盒),费用高昂,能受益的人是凤毛麟角。为了生存,人们发现印度版格列宁费用低廉,开始自行购买及服用。我们也看到了部分患者的疗效,但对于没有在我国审批上市的新药,药效和不良反应都是未知的,我们不敢私下指导。面对他们无助的眼神、对生命的渴望,我们也只有无奈。慢粒救治之路究竟该如何走,真的很难。我们看到的是廉价“救命药”带来的希望,但如果缺少了对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把控,很多时候就是在用患者生命埋单。
  
  所幸在政府相关部门、广大血液科医生及患者的共同努力下,全国各省纷纷出台政策,慢粒患者所需“救命药”分子靶向药如:伊马替尼、达沙替尼、尼洛替尼等先后纳入了农合及医保门诊报销范围,报销比例达80%左右。许多人放弃到处购买印度仿制药,逐渐转入进口格列宁、达希纳及施达赛。门诊服药已经成为治疗常态,病房里很少再看见他们痛苦的表情、渴求的眼神。这些变化虽不是《我不是药神》促成的,但感谢他让更多人看到了社会的进步。
  
收藏 分享 邀请
返回顶部